仙劍三結局

  結局1:紫萱結局

  四長老死前將掌門之位傳給長卿,紫萱明白已經沒有希望跟長卿長相廝守,便將一直在體內苦煉的內丹吐給長卿,讓長卿飛升成仙。紫萱正準備犧牲自己,用五靈珠來修補鎖妖塔時,重樓及時出現救下紫萱,并耗費自己的魔力將鎖妖塔修補成功,然后重樓也失去了力量,在數年內都將是一個普通人類。重樓定下了與景天決斗的約會,便揚長而去,不愧是“仙劍三”中最瀟灑的男人!長卿因紫萱而成仙,重樓為紫萱修為盡失而落凡。紫萱是凡,長卿是仙,人仙殊途。紫萱離開蜀山,景天追紫萱而去,長卿只是無言并沒有追過去。之后紫萱、景天兩人住在同一個村莊。數年后在女媧遺址,一日景天正在紫萱家門口擦拭古董,重樓來到,問候他與紫萱的近況,這幾年來景天就住在距離紫萱家半里之外的地方,并不時過來照料紫萱和她與長卿前世生下的女兒。自龍葵死后,景天一直都是一個人過,并沒與雪見一起,重樓約景天稍后去他家飲酒,便先行離去,而雪見或龍葵的下落交待不詳。

  結局2:花楹結局

  在鑄劍廳時景天選擇了魔劍,雪見犧牲。紫萱為修補鎖妖塔犧牲了自己,遲來一步的重樓怒不可遏,想將蜀山毀滅以發泄胸中怒火,龍葵上前阻止重樓,卻被氣頭上的重樓一擊打死。但是重樓立刻醒悟過來,雖然表面上仍然不可接近,但馬上施法將龍葵復活,順便還將兩個龍葵分離開來作為致歉。并約景天十年后的今天,冰風之谷一戰。隨后十年景天一人獨自修練,而龍葵則是回古城鎮生活。這十年,景天已修至無劍之境,景天一個人在江湖中流浪,偶遇小女孩形象的花楹,二人從此結伴行走江湖。

  如果以上兩種結局沒有出現,將會出現重樓挾持雪見或龍葵(誰活著就是誰)要求景天前往新仙界與他決斗的劇情。御劍飛往新仙界,與雪見或龍葵談過話去找重樓。到達第三層,第一次打倒重樓后他會變身,我方只有景天一人。無論如何,全力去爭取勝利吧!因為只有戰勝重樓,才會迎來最后的大團圓結局!

  結局3:雪見結局

  決斗失敗之后景天返回人間,到處尋找雪見,數年之后,終于在二人曾經約定的渝州竹林相遇,這時雪見身邊還有一位小女孩,竟然就像是轉世投胎后的龍葵……

  結局4:龍葵結局

  決斗失敗之后景天返回人間,而龍葵體內那妖媚的另一半也主動離開,因為景天已經足夠可以保護龍葵。臨走之前,她叮囑龍葵道:“喜歡他就一定要說出來……”龍葵與景天在一客棧再次相逢。

  結局5:完美團圓結局

  最終景天在招式上勝了一招,重樓很是欣慰,以復活在鑄劍廳死去的龍葵(或雪見)作為自己對朋友的心意,這二人今后想必會無休止地友好戰斗下去吧!而景天攜雪見與兩個龍葵返回渝州當鋪,當鋪內,雪見在招呼客人,藍發小葵負責幫忙鑒定物品,黑發小葵則是將客人嚇跑,從此在人間過起了幸福而又平凡的生活……

 

  電視劇結局是

  景天連叫了三句“我不想走”后,就倒下了,雪見扶著他,笑嘻嘻的說:“菜牙,別裝了,給我起來!”景天沒有反應,只是兩眼無神的看著天空,這時雪見有點急了,喊道:“菜牙,本小姐命令你起來,你敢不起來!快起來呀!”景天依然毫無反應,這下雪見是徹底慌了,帶著哭腔喊道:“菜牙,你怎么了,你別嚇我啊,菜牙,我們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,菜牙,菜牙……花楹,你快過來啊,花楹!”屋里,花楹急忙化成人形,跑到永安當們門口:“主人,怎么了?你怎么哭了?景天怎么倒在地上啊?”雪見抹了抹眼淚,道:“花楹,你快救救景天,快!”“哦。”感覺有點莫名其妙花楹回答一聲后,就走向景天,開始施法。沒多久,就見花楹一臉失望的停了下來。“怎么樣了?”雪見焦急的問道,花楹搖了搖頭道:“主人,對不起,花楹盡力了,但景天是自然死亡,體內所有東西都好好的,就是魂魄已經不在了,對不起,主人。”聽到花楹的話,雪見無力的靠著門柱,臉上沒有一絲表情,有的,只有眼淚。

  “景老板!”屋里傳來了趙文昌的聲音,“哎呀,景老板,你這是怎么啦,老板娘,景老板他怎么啦?”雪見沒有理他,只是靠著門柱,兩眼無神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景天,淚水不住的往下流著。這時,花楹略帶哭腔的說道:“景天他,他死了……”“什么?”趙文昌一聽,傻了,“哎喲,我說景老板吶,你可別嚇我喲,你怎么能這樣就走了啊,你說說,你認識蜀山上那么多人,蜀山上有那么多寶貝,哎喲,看來現在是沒轍了啊……”這時,雪見突然回過神來,嘴里默念了句:“蜀山。”只見她一把扶起景天,就向外跑去。“主人,你要去哪,不要扔下花楹!”花楹立刻變成五毒獸跟了上去,只留下在那里鬼嚎的趙文昌,也不知道他是心疼景天還是心疼那些還沒見過面得寶貝。

  蜀道上,一個紅衣女子,背著一個男子,正艱難的往上爬著,身后還有位穿黃色衣服的小姑娘在不停的幫著忙。“菜牙,堅持住,本小姐一定要把你送上蜀山,長卿大俠一定有辦法救你,所以,你要堅持住啊,要是你敢放棄,本小姐,本小姐就馬上嫁給其他人,你聽見了嗎,菜牙……”雪見的聲音明顯帶著哭腔,但她說的話,除了花楹,又有誰能聽到呢?

  夜晚,蜀山無極閣里,長卿和常胤正在商量事情,突然聽到門外有響動,于是他們便走到門前,這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啊,倆人一土豆齊刷刷的躺在門前。“常胤,快,叫人扶他們去休息,然后到后山取些仙土,將花楹安置在里面”長卿看著這一幕急急的說到。“是,掌門師兄。”常胤說完后就立馬去安排了。

  “菜牙,不要離開我,不要啊!”雪見從夢中驚醒,她立馬起床,跑出房間,直奔無極閣。到無極閣前,雪見剛想推開門,就聽見里面有人在商量著什么,似乎是關于救景天的,于是她便停了下來,仔細的聽著。

  “掌門師兄,難道真的沒有辦法救景兄弟了嗎?他可是我們蜀山的大恩人啊,就算要用我的命去換他的命,我也愿意!”常胤焦急的問道。而長卿卻搖了搖頭道:“常胤,不是沒有辦法,辦法的確也是一命換一命,但只有一人的命能換回景兄弟的命,那就是千年圣果所化的雪見……”

  雪見悄悄離開無極閣,來到景天的房間,她拉著景天的手,放在自己的臉上,這一刻,她覺得無比溫馨,似乎自己已經得到了解脫。沒過多久,雪見緩緩閉上眼睛,她的身影漸漸變淡,到最后完全消失,而空中赫然漂浮著一個圣果,圣果飄到景天頭上,散發著柔和的光芒,漸漸的,圣果便景天合二為一了,最后,只聽見從漸漸虛淡的圣果中傳來一句:“菜牙,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……”

  無極閣中,長卿似乎感覺到了什么,大叫:“不好!”只見他轉身便向景天的房間跑去,來到景天房間,長卿坐在床邊,喃喃道:“哎,宿命啊,剛剛和常胤只一心想著如何救景兄弟了,居然沒有發現雪見姑娘在門外,哎……景兄弟,你叫我如何向你交待啊……”常胤來到長卿身邊,道:“掌門師兄,難道雪見姑娘她……”長卿默默的點點頭:“常胤,你吩咐人到忘情湖取些忘情水來”說完,長卿便轉身離開了。

  第二天,景天房中,景天伸了個大大的懶腰,睜開眼睛道:“咦?難道地府的房間這么雅致??怎么搞的跟白豆腐的房間一樣??”這時,常胤端著一杯水走了過來:“景兄弟,你醒了啊。”“咦??常交叉??怎么你也掛了??恩,不對,難道我在白豆腐的地盤??是你們救了我??”常胤將那杯水放在桌上,道:“不是我們救的你,掌門師兄吩咐我把這個給你,這是忘情湖的水,喝了過后你就會忘記今世最珍貴的東西,我想,說道這里,你應該知道是誰救了你吧”只見景天先是一愣,然后一把抓住常胤的衣領,大聲喊道:“豬婆呢,雪見呢,為什么,你們為什么不阻止她,告訴我為什么!”常胤緩緩拿開景天的手道:“景兄弟,你冷靜點,該發生的一定會發生,你也知道雪見姑娘的性格,她決定的事,我們能阻止一時,但我們能阻止一世嗎?桌上的忘情水喝不喝由你自己決定,師兄已經在忘情水里加了藥,你喝完后會昏睡,醒來后就會忘掉這一切的,希望你要理解掌門師兄的好意。”聽完這些,景天并沒有做出想象中暴走的姿態,而是無力的坐下,拿起那杯忘情水一飲而盡,然后就倒在床上。常胤看著景天搖了搖頭,便走出了房間。 就在常胤走出房間不久,本應熟睡的景天緩緩起身,將剛剛喝的忘情水全都吐了出來,喃喃道:“白豆腐,我知道你是在為我好,但我不想忘掉豬婆,放心,我會好好活下去,快快樂樂的活下去,因為,我的這條命,是豬婆給的,我會好好珍惜的…..”景天說著說著,淚水不住的滑落了下來……

  無極閣里,長卿正對著一個造型別致的盒子說這話,如果仔細看的話,這個盒子赫然就是之前裝邪劍仙的盒子。“徐大哥,哥哥他真的沒事了嗎?”一個女子焦急的問道。“應該沒事了吧,常胤說,景兄弟已經喝下了忘情水,現在正在熟睡,好了,你不要說話,這個盒子有與外界隔絕的功能,你還是趕快進去吧,如果你被天界發現,就不好辦了。”說完,長卿就將盒子給蓋了起來。

  就在離蜀山不遠的一座山峰上,一男一女正看向無極閣。“你,真的決定了嗎,要是你這樣做的話,你的命就不長了。”神秘女子對男子說道,男子拉著女子的手說道:“你不也是嗎,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昨天把妖后的位置急急忙忙傳下去是為什么,我現在又不是以前那個什么都不懂的深山野人,你死了,我活著也沒什么意思,所以,還不如將我體內的神龍之息給那個姜國公主,成全她對她哥哥的千年之情,這樣我們就能一起去見菱紗了……”

  神界,神樹旁,夕瑤看著自己手上那一團散發著柔和光芒的光團,看著里面不停閃現的雪見的記憶喃喃道:“為什么,為什么會這樣……”說完,夕瑤便雙手連動,手上的光團也漸漸變成一塊玉石。就在這時,一顆紅色的流星落到了神樹旁。“重樓??你來干嘛??”夕瑤看著重樓,問道。重樓看著神樹,說道:“飛蓬,哦,不對,現在應該是景兄弟,他是我唯一的對手,也是我唯一的朋友,所以…….”剛剛說到這里,重樓便將夕瑤震開,將手放在神樹上,只見神樹上漸漸亮起了刺眼的光芒,樹枝上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開花,結果……“重樓,你這又是為何呢,這樣的話,你在未來的100年里就會成為一個普通人啊……”重樓沒有回答,只是一心的向神樹輸送著自己的元氣。夕瑤默默的看著這一切,眼淚不覺的滑落,喃喃道:“飛蓬,景天,看見了嗎,你們唯一的對手……重樓,謝謝你,謝謝……” 一個月后,渝州永安當,守一和守忠帶著一個女子來到這里。“哇,守一,守二,你們怎么來了??是不是白豆腐被人欺負了,叫你們來搬救兵的啊??”景天嘻嘻哈哈的問道。守一和守忠相視笑了一下,道:“景兄弟說笑了,我們這次來時奉掌門之命來向景兄弟引見一個人,和討要一件東西的。”“哎喲喲,沒想到白豆腐也會缺東西啊,告訴我,是什么??”“廣袖流仙裙。”守一和守忠同時說道。“啊??廣袖流仙裙??你們蜀山都是大男人要這個干嘛??這可是文物,很貴的。”景天莫名其妙的說道。這是門外突然傳來一個聲音:“哥哥,難道給龍葵廣袖流仙裙還要徐大哥付錢嗎??”站在門口的不是龍葵是誰??“妹妹!!”景天立馬跑了過去,一把抱住龍葵,道:“怎么是你,你不是已經……”“投胎了是吧??呵呵,龍葵舍不得王兄,所以,當日龍葵離開劍后并沒有去地府,而是去了蜀山,哥哥,你不會怪我吧……”說到這里,龍葵的聲音已經和蚊子差不多了,景天摸了摸龍葵的頭道:“傻丫頭,哥哥怎么會怪你呢,回來就好……”

  天界。“天帝,這樣真的合適嗎??”“呵呵,眾卿不必多說,龍葵現在就算是我也無權干涉她啊,他已經跳出輪回了,而且景天體內有千年圣果,他的生死也不是我們能管得。”“這…….陛下,景天的事情我們倒還能理解,但龍葵……”殿下眾仙家議論紛紛。“眾卿家,不必懷疑,現在的龍葵身上具有龍神之息,而且是已在不周山沉睡了近千年的上古神龍,銜燭。

  一年之后,渝州永安當,發雪紛飛,景天呆呆的站在門外,嘴里重復著兩個字:“豬婆……” “哥哥,吃飯了”屋內,龍葵喊道。“來了”景天轉身正準備進屋,突然聽到背后有人在問:“這里是永安當嗎?”“這不廢話嗎??這里當然就是我,大名鼎鼎的……”剛說到這里,景天似乎察覺到了什么,他立刻轉過頭去,時間仿佛就在這一刻停止了,兩人對視許久,然后飛快的向對方跑去,相擁雪中

分享到:
贊()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
Copyright ? 2020

覺得有用就打賞一下作者

支付寶掃一掃打賞

微信掃一掃打賞

黄色片在线免费观看